「比特派钱包苹果下载」DAO 是如何运作的?

2022-07-25栏目:区块链

如何设计 DAO 治理中 PoW 的评判标准 平衡不可能三角

01 DAO 是如何运作的?

区块链网专职打假记者刘志文报道:

作为一种新的协作形态,和公司有着相当大的区别。公司面试通过层层筛选,淘汰大部分应聘者,在茫茫人海之中寻求着那个期望的最优解。而 DAO 则是海纳百川,去留随意。通过 PoW 来评判一个人对 DAO 的贡献,不适合或不擅长的人效率低下,继续呆下去得不到期望的报酬,那他自然会退出。这更像是一种遵循自然法则的优胜劣汰。

DAO 因为其准入门槛低,让所有有兴趣参与其中的人,可以非常容易的去参与 DAO 的运行之中。 Bankless DAO 作为当今发展相当迅猛的 DAO ,在整个运行治理的闭环上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。目前 Bankless DAO 中拥有写作、财务、翻译、研究、运营、市场、法律、教育、设计、商务开发、开发、视频、数据分析等十三个工会,以及多重签名小组和拨款委员会等管理小组。大多数的公会和小组都是通过成员自愿参与和投票进行管理的。只要在相应的 Notion 页面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特长即可。Bankless DAO 的成功主要有以下几点:

社区氛围好:加入 DAO 门槛低,可以在很短的周期内开始价值产出。由于频道众多,专业跨度大,不管是行业专家,还是会议记录员,每一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

不断在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中进化:通过一个愿景,统一价值观。尊重每一个人的发言权,人人当家作主。把决策权交到集体手中。通过群众的智慧作出治理决策。使社区能够不断地推动新的倡议,快速地落实行动。

由数个 guild 聚集特定才能的人,然后通过合理的分配人力、物力、财力资源去达成通过的提案。但是由于 DAO 的去中心化,大部分项目发起时得到的精神支持远大于行动支持,没有实际行动下去的项目就会被淘汰,由集体共识完成了初步的项目筛选过程。

施行决策时的响应速度:共识分为软硬两种,与财政预算有关的提案,属于投票表决通过的共识硬共识,需要全 DAO 级别的投票;软共识没有明确规定方案,同时也会存在一些问题,但总体利大于弊。

当 DAO 的规模足够大时,可以多线程同时进行项目;设立一些无关利益,仅仅只是为了娱乐与活跃气氛的活动,提高 DAO 内的认同感、归属感;降低正式成员准入门槛吸以引更多人来加入,更多的人就会有更多的贡献加速 DAO 的发展。

当所有人都能在拥有强烈归属感与自豪感的情况下,尽心尽力的去贡献自己的能力,共同发展壮大 DAO。获得了更多资金后,所有 DAO 成员也能因此获得利益(名誉、关系网或者金钱)。整个流程就会形成一个闭环的飞轮,在 Web3 的世界里带领成员迈着大步滚滚向前。

02 雅典式民主与 DAO

笔者认为 DAO 的治理形式与雅典式民主非常的相近:

彻底的直接民主,多数票决议。全体人民(DAO 成员)参与重大决策的一种政治形式,是一种理想的民主政治形式,但因国家幅员辽阔(DAO 成员众多、组织庞大)而难以实施,而且多数有代表制度(贡献更大的 DAO 成员/组长)。

集体内成员被视为公民(DAO 成员),妇女、儿童和奴隶不能被视为公民(进入了 DAO 并享受着这个 DAO 所带来的利益,但未参与治理的人)。

所有的选民参与程度非常之高,如果不参与治理,将会受到一定的惩罚。

同时也有不同之处:

在雅典式民主中,存在陶片放逐法,雅典人民可以通过投票强制将某个人放逐,目的在于驱逐可能威胁雅典的民主制度的政治人物。何为威胁民主制度的政治人物?也就是足够优秀、能率领人民的领袖人物。所以这项法案目的是为了驱逐那些优秀的人,只需要所有的公民都一样,而不是需要在某个方面特别优秀的人,因为这样的人是不利于民主制度发展的。

而在 DAO 的治理中,因为较低的门槛,导致大部分人的能力与生产力是不足以独立去胜任某项工作的。通过前文所说的自然选择机制,让能力更加优秀的人去担任组长职位,在提案通过的前提下,去统一微薄却数量众多的生产力来做相同一件事情,从而达到提高效率的目的。

在雅典城邦中,无论是公民大会、五百人议事堂还是民众法庭,每一票的权重都是一样的。这样投票的弊病就是依此法作出的判决,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公民的情绪,而公民的情绪常常因受一些政治家的鼓励波动不定。因此,公民对官员优劣的判断未必都能深思熟虑,用陶片投票作出的判决也就未必准确。

而在 DAO 的治理中,如果在成立初期就采用 PoW 机制去评价每个人对 DAO 的贡献,进而分配 Token 的额度/空投。既能淘汰掉积极性不够高的人,也能能让最了解 DAO 情况的人拥有最大的权重,不会出现关键决策上的重大失误而让整个 DAO 毁于一旦。

03 蛋糕怎么分才合理?

去中心化是方法,而不是目的。如果一味的追求所有事情都去中心化,那 DAO 虽然人人平等,但是在工作中肯定会出现能力的高低之分。久而久之,那些工作能力优秀、观点符合 DAO 的发展且积极参与整个 DAO 治理的人,由于从众心理的影响,会被推选为大家的意见领袖。俗话说的好,谈钱伤感情。即便是意见领袖提出的方案,也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心服口服的。那我们可以构建一个更公平,更去中心化的方案去解决这个问题。

更趋近于公司的高效中心化治理

通过组长这一意志集体去将大量 PoW 提案进行一个初步归类,然后各个小组间进行第一步的利益分配后,再进行第二步的组内分配。

由组长制定每一件工作所对应的报酬。并根据 DAO 的需求,有权利提高某类任务获得的报酬,从而去引导组员工作

临时性工作由组长发标,组员先到先得。没有类似工作量评判标准时,由组长按照事情紧急程度、工作难度等要素进行评定。

出现额外工作量时,应当根据结果去奖励有特殊贡献者。可以由任意人提出,但需要阐明理由或者量化为标准工作时常。只评价结果能避免那些无用功,让成员去思考如何做才能更高效的获得成果。

更去中心化的提案投票制

每个人投票权重依据所质押的 VeToken 数量决定(未发币之前权重都为 1,小组长额外加权),对每一件事情都进行一次公允范围内的投票。当全员投票的工作量过大时,则采取【惰性投票】,当前赞成票数占已投票数的百分比超过 X% 时,则视为通过。

04 解决方案

SnapFingers DAO 的 PoW 试行方案则采取了牺牲一定效率的去中心化提案投票制,并吸收了部分中心化治理的优点。笔者参考 ICPDAO 的计算公式,结合具体情况,设计出了属于我们自己的 PoW 方案。

完成工作后,Owner 发起提案并给出期望【size】,陈述报价理由、添加工作量证明。

在一个周期内通过随机匹配两件【size】相同/相近的工作,让整个工作小组 n 人进行投票。 理论情况下两人工作量相同,获得的票数【vote】均为 n/2。

分配时的实际【reward】是理论【size】× 系数

前期试运行期间,利用博弈论将每一件工作的理论报价【size】收敛至一个共识范围内(允许小幅波动,因为完成质量有高低)。

当这个报价参考表被完成后,就可以减少随机匹配评分次数,从而提高效率。

投票者也会有一个百分比,显示他能在何种程度上去正确评价一个人的。

这个方案的优点:

每一件工作的报价【size】都不是由某一个人去制定,而是达成了共识的最终结果。

增加随机匹配次数,稀释了组员间因为关系好恶而产生的情感票。

模糊匹配可以增加匹配投票范围,避免评分次数过少。

极端情况(过大或过小)的工作也可以通过特殊贡献去进行报价。

报价参考表完成后,减少的匹配次数可以大幅降低工作量,提升效率。

通过机制的监督,让所有人都能自我调节报价;让投票者用心思考投票。

恶意报价竞争者的影响会被减小到最低,随着周期的反复,影响最终会消除。

对不认真工作的人有【reward】的扣除,认真工作的人有额外的奖金奖励。

当然也会存在一些缺点:

小集体如果足够大,那就能通过【vote】偏向投票,去排除异己。

无法避免贿选。但随着工作小组人数的增加,贿选难度相应的也会增加。

总结

DAO 的治理是一个非常难的课题,如果将所有恶劣的极端情况都考虑进去,将会变成无法完成的不可能三角。所以,我们只能假设每一个加入 DAO 的人,都与集体有着同样一个美好的目标——发展壮大我们的 DAO,将它建设的更好。在这个前提下去制定方案,并尽可能的解决所有能涵盖到的问题。笔者将继续致力于 DAO 治理的研究,欢迎各位对此方案引起共鸣的朋友进行更深层次的探讨。


· 关于 SnapFingers DAO ·

Empowered by Assembly Partners

SnapFingers DAO 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前沿赛道研究的组织,致力于通过激励模型吸引来自不同领域的投研人士和社区贡献者,形成从研究到传播的影响力闭环,最终实现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打个响指的目标愿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