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bitpie冷钱包」3万起步的“流水线作业”数字藏品平台的搭建也是一门生意?

2022-07-22栏目:区块链

今年以来,国内数字藏品平台的数量呈井喷式增长。据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院统计,截止到2022年7月,国内数藏平台总量已超过700家。

而在数字激增的背后,数藏平台的搭建也成为了一门生意,3万元起步便可以搭建一个平台的H5、小程序等端口。

业内人士分析称,任何模式的火爆,都会衍生出上下游相关产业链,数藏也不例外。但以此模式打造的低价数藏平台软件可能存在安全性差、系统脆弱、功能简单等诸多问题。

流水线作业、一站式服务

在搜索引擎上输入“数字藏品”四字,首页即会跳出多家提供数藏平台搭建服务的广告。

与记者沟通的多家公司均表示,如果已拥有备案域名,3至7天内便能交付H5网页,且由国内知名的联盟链提供藏品上链服务。此外,平台的基础功能还包括目前在国内仍处于监管灰色地带的二级市场。

软件公司A的工作人员告诉区块链日报记者,独立源码搭建数藏平台的H5页面只需3.9万元。在此基础上若再支付2万元,则可增加微信小程序、支付宝小程序的端口;增加APP客户端额外还需2万元。

另一家为国内某知名数藏平台开发系统的公司B,收费标准则相对更高。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最低的收费标准是9.8万元,服务包括“提供APP、H5、小程序三端源码,外加前期运维上线,以及一年内免费升级代码”。

此前,腾讯曾因“数字藏品服务尚属未开放的服务泪目”原因封禁了多个数藏小程序。上述公司A的内部人士坦诚,数藏平台小程序若被人举报,确有下架风险。

“小程序被下架的话,我们会换个新的号重新提交。”他进一步解释道,“目前做H5和APP端口的公司比较多”。

“数字平台搭架本身不是具有技术含量的工作,实际上就是在一套代码的基础上删删减减,根据项目方要求增加功能项,因此费用普遍也不高。”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刘扬称,这和当年币圈“野鸡”交易所盛行时一样,目前数藏领域各种“平台”频现,也说明了这个行业的乱象。

从公司B提供的案例来看,搭建完成的平台具备在售藏品、二级市场、公告区、客服等较为完备的板块和基础功能,但UI样式单一,多个已上线运营平台的H5呈现效果几近一致。

公司B的工作人员解释道,接近10万元的服务方案并不包括UI样式。“如果想要个性化,UI模板需要定制化开发”。

另外,当被问及搭建数藏平台是否需要相关资质时,上述两家公司都表示“没有强制需要申请的资质”。

对此,刘扬律师告诉记者,即便搭建行为本身不需要资质,但按照目前相关监管政策,在平台运行阶段还是需要《互联网出版服务许可证》《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》等资质。

在鲸平台智库专家、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委会副秘书长高泽龙看来,这些低价搭建软件的购买者,可能更多的是没有实力的小微公司,甚至有可能是一些传销团队、资金盘团队、开展非法(或不合规)业务的团队。

他说:“这会给数字藏品市场带来巨大的隐患,整体降低数藏行业的健康程度。”

花样频出的拉新活动

通过“流水线”打造的数藏平台上线后,如何吸引新用户、增加流量是下一步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当前数百家数藏平台在拉新活动上花样频出,但又万变不离其宗。

新上线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主要通过创世作品“空投”、注册送盲盒奖励、邀请新人送藏品等形式拉新,这也意味着新用户在进场时基本不需要付出金钱成本便能得到藏品。

与此同时,担当“传话筒”身份的群主在社交媒体上建立集聚众多数藏玩家的“数藏情报群”,群主实时播报不同平台的首发、空投等优惠活动,有时更会告知群友何时卖出盲盒能获得更高收益。

“在XX平台的新人首页可花费9.9元购入盲盒,不论开出是什么藏品都溢价,盲盒直接卖也是赚的。”某情报群的群主7月19日在群内发布了上述消息。

据区块链日报记者了解,搭建数藏平台的软件公司在平台上线运营后并不会过多参与其中,但在后续IP合作等方面都可以帮助平台对接相应的资源。

与平台数量的激增速度相比,用户的增长速度已略显滞后。刘扬指出,这是因为此前平台纷纷跑路的行为“让玩家看出了这个游戏的本质”,另一方面,由于新进玩家明显不足,已经开始有数藏平台的项目方跑到“抖音等圈外社交工具上拉新”。

来源:财联社|区块链日报